鄚州六郎冢

宋朝时候,契丹发来⼆⼗万辽兵犯境,边关吃紧。那⼯夫六郎杨延昭正在遂城。遂城,就是现在徐⽔县城西⼆⼗⾥的遂城村。它北临瀑河,隔河就是⼀道古长城。

宋朝时候,契丹发来⼆⼗万辽兵犯境,边关吃紧。那⼯夫六郎杨延昭正在遂城。遂城,就是现在徐⽔县
城西⼆⼗⾥的遂城村。它北临瀑河,隔河就是⼀道古长城。
遂城城⼩,兵⼒不⾜,守城军只有三千⼈。辽兵来得很快,然间兵临城下,将城围住,并且⼀连⼏天数
次攻城,⼀次⽐⼀次攻得猛烈。可是遂城的守军和⽼百姓好象与平常⼀样没有任何不安。六郎感到奇怪,他问⽼百姓:“辽兵这么攻城,你们不害怕吗?”⽼百姓回答:“有杨将军在此镇守,辽兵是攻不破的!”
杨六郎⼀听⽼百姓对⾃⼰是这样的信任,更感到责任的重⼤。于是他把全城的青壮年召集起来,发给他
们⼑枪剑戟,动员他们配合军队⼀起上阵护城。军队和⽼百姓个个摩拳擦掌,誓死与遂城共存亡。
这时候正是⼗⽉,天⽓突然变冷。六郎杨延昭见此情景,急中⽣智,忙令军民汲⽔灌城。晚上,往城墙
上浇⼀遍⽔,马上就结成⼀层冰,浇了⼀夜⽔,结了⼀夜冰。到第⼆天早晨,嗬,那⾼⼤的城墙⽩闪闪亮晶晶成了⼀道冰的长城,⼜坚⼜滑,不可攀登。辽兵冲到城下,前来登城,⼀蹬⼀出溜,⼀扒⼀打滑,有的好不容易爬到半截腰,⼀出溜⼜摔下去了。伏在城上的宋军趁机滚⽊雷⽯万箭齐发,杀死杀伤辽兵不计其数。
辽兵数⽇攻城不下,只好下令退兵。杨六郎趁机,将城门⼤开,亲率⼤军冲杀出,只杀得辽兵丢盔掉甲狼狈⽽逃。这⼀仗,⽣擒辽兵上千,马匹近万,还获得了⼤批武器。
杨六郎因为这次战,被宋真宗加官进级,由保州(今河北保定)缘边都巡检使调升莫州(今河北任邱县鄚州)
刺史。契丹犯边,⼀路烧杀抢掠,⼈民深受其苦。六郎杨延昭先后率兵打退辽兵⼀百多次进攻,使边关⼀度安宁,因⽽深受⼈民的爱戴。
杨六郎五⼗七岁那年,病故于鄚州。皇帝派专使陪同六郎的长⼦杨⽂⼴(戏剧中写杨延昭的⼉⼦叫宗保,宗保的⼉⼦叫⽂⼴)前来护送灵枢回他的原籍太原。郑州⼈民顷城出动,跪围着灵车失声恸哭,要求将六郎葬在鄚州,以其在天之灵,警戒边防。杨⽂⼴和皇帝的专使感到众情难却,便让马童驰报佘太君裁定。佘君提出另做⼀⼝棺椁,把六郎的⾐冠和宝⼑放在⾥边,于鄚州北城修六郎冢,以慰当地⼈民。从此,鄚州建起了六郎冢,成为⼈民祭奠民族英雄的纪念地。⽂官到此下轿,武官到此下马,百姓逢节敬拜。

注:本故事素材原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默认图片
风起爱意散

风起爱意散,风停爱不见

文章: 55

留下评论

公众号
小程序
我们将24小时内回复。
取消